Becozyouaresosweet

秋天的郵局前(一)

聽到碩珍的cover就很想寫下一個短故事,但好像會變成比較長的感覺......

----------


10月,首爾京畿道

「碩珍,又來等來信嗎?」里長又再一次看見從大學畢業回來的金碩珍站在村頭的郵局,等待著每兩星期便來送信的郵差,一個月又一個月。

日暮之時,秋天的銀杏樹下,杏葉飛散遠去,金碩珍就站這,望著村口。

「嗯……在等信。」金碩珍是村中有出息的孩子,能到首爾唸大學,怎知城市混亂,爆發抗爭,父母心急之下,召金碩珍回家,好好的一個孩子回來後便失魂落魄,之後開始到郵局等來信的習慣。

「碩珍哥,這次也沒有啊。」朴智旻自去年開始擔任送信工作,知道金碩珍每次都會問有沒有他的信,可惜每次總會失望,漸漸地便會主動回報。

在兩人漸熟後,又會坐在樹下休息閒聊。

「啊……知道了。謝謝,智旻啊。」明亮的雙眸難掩失望之情,「碩珍哥,都一年了,你還在等嗎?」朴智旻一直都不明白碩珍哥到底在等什麼,又在等誰的來信。

「不要再等了。」他覺得讓那麼好看的碩珍哥不斷在等的人或信,一定不是好人。

「不會的,會來的。你知道嗎?南俊一定會把答應我的事情做到的,所以我會等下去的。」褪去失望,智旻望見是堅定的目光。

「碩珍哥,南俊是你喜歡的人嗎?」第一次從碩珍哥口中道出名字,心思敏感的朴智旻是有感覺的,那是對碩珍哥而言很重要的人。

金碩珍微微一笑,在日落的光線下,把一切都顯得溫柔,朴智旻覺得已經很好看的碩珍哥更好看了。

「南俊啊,是一個很傻又很聰明的人。」會一大早站在宿舍樓下,抱著他喜歡吃的,晨早的風很冷,他偏偏要在空地等,說是這樣才可以使碩珍一早第一眼就看見他;他可以背出各種物件的原理和組合方法,偏偏手很笨……

「啊?」朴智旻實難以理解這句,他看一下天色,「碩珍哥,我要先走了,兩星期後見。」

望著朴智旻漸遠的身影,「南俊啊……」一滴小水滴落在地上。